樂活APP免費下載
免費會員登記
關於我們

TOP
樂活社會台
樂活社會台
樂活為您分享新中年相關社會時事,讓您緊貼社會大小事!
A A A
827
銀齡族在街頭狂歡?「登六」阿姨:平日真係無嘢玩
2018年08月03日
 
五月底區議會通過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議案後,59歲的梅妹與一眾銀髮姨姨在電視台鏡頭前受訪,高呼抗議、揚言殺街後「我哋會死㗎」。她們是每周末也跑到菜街捧場、在歌檔狂歡跳舞的街頭觀眾。
 
 
其中梅妹是跳得最狂的觀眾之一,出位舞姿和衣著少布,令旺角街坊視她如怪物,厭惡怎麼有個「阿婆」一頭螢光粉紅短髮,不害臊穿小背心和熱褲,當街搖頭晃腦跳舞,自私地妄顧住戶感受。網友後來看畢傳媒追訪梅妹的新聞,亦氣憤叫她這班「大媽」快滾回家。
 
 
菜街嘈吵喧嘩,令許多港人贊成殺街。8月開始,這班港人口中的大媽大叔,不許再於菜街狂歡跳舞。像梅妹這種中老年人,若在人口長壽的香港,活至60、70歲仍健步如飛,還未死去,又不願「滾回家」,該往哪處消遣娛樂?社會裏的高齡者,該如何安頓自己的晚年娛樂生活?記者跟着59歲梅妹一天,看她在一般長者活動如下棋、畫國畫或耍太極以外,還有什麼好玩。
 

 
 
梅妹每逢菜街開放的日子,便到場狂歡勁舞。記者好奇她平日做什麼,為何揚言殺街她會死,於是邀約她坐下來靜靜地做訪問。我們相約星期二,她說要去文娛中心跳舞做義工,中午在家裝扮後就出門,拖着一箱替換的衣飾行裝,從家所觀塘乘車往上環。記者也跟着看個究竟。
 
 
登台做義工滿足表演慾 為長者帶來歡樂
 
文娛中心的後台裏,與梅妹年紀相若的十多名「歌手」在set頭、化妝、裝身,輪流出場高唱表演。梅妹從行李箱取出一件珠片舞衣,幾分鐘換上便出場。原來她所謂的做義工,是充當幾個歌手朋友的dancer,在旁伴舞。不管快歌慢歌,她幾個朋友一上台獻唱,她便尾隨出場,跟着音樂和歌詞,在台上一旁扭動身體跳舞。
 
 
這場表演是梅妹的中年朋友Louisa,與兩個做工程師、做廠生意的兄長,每月特意請假一兩天,自掏腰包付場費舉辦。他們廣邀愛唱歌的同齡人登台表演,讓觀眾免費入場觀看。這類懷舊金曲騷當然不合年輕一代的口味,卻每次也吸引不少區內老弱長者撐着拐仗入場欣賞。主辦的Louisa只想老人家睇得開心,亦滿足銀髮族的表演慾。
 
 
40來歲的Louisa與一眾歌手這天皆穿上盛裝舞裙、濃妝艷抹演出。她看着後台一班銀髮表演者,說她們平日沒甚機會裝扮自己,有些在退休、兒女長大後, 50、60幾歲仍行得走得,在家沒事做,對住四面牆百無聊賴,她和兩兄長就想不如組織起來,「讓她們有機會乘機裝扮自己、唱歌跳舞,也帶些歡樂給老弱長者。」
 
 
高齡人娛樂節目少 平日有咩做? 
 
於是幾年前開始,梅妹已跟着Louisa和一班銀齡人,去不同社區會堂和安老院義務表演,為長者提供免費娛樂,「因為區內老人家平時也沒甚娛樂,所以每次見到我們載歌載舞就好開心。有些行動不便亦很難請他們去哪裏看表演,只能由我們落到不同區演出。」Louisa說。
 
 
Louisa說不少長者觀眾每次也很期待看騷,但一些非牟利機構沒多資源和時間為長者籌辦這類娛樂節目,「我們惟有自費訂場,派免費票、貼海報宣傳有表演睇,請區內長者入場欣賞。」
 
 
梅妹自言去過港九新界許多社區中心跳舞。上周六在菜街全日不見她蹤影,原來是獲邀到油塘一個社區中心做義工表演。但這類社區表演確實不多,梅妹平日睡到日上三竿,還有半天空檔怎過?她說多數飲吓茶、行吓街,去餐廳食吓嘢,「真係無咩特別嘢做」,因此最期待是星期六日去菜街勁舞耍樂。
 
 
家住老人邨 「不想似老人呆坐虛度」
 
她家住觀塘,30多年前一家四口搬進樂華邨,兩個女兒近年結婚後各有家室,一屋只剩她與丈夫這對老夫妻。家所附近的體藝公司開辦數百元的經脈操、跆拳道班,她無興趣參加;康文署在區內舉辦「活力長者計劃」,她亦因不足60歲以上而無法參加。
 
 
家樓下服務弱能人士、婦女和孩子的社區中心,皆不是梅妹應到之地。她又不想如邨內長者坐在平台眼光光虛度時晨,所以多數去屋邨的茶樓、大家樂和麥當勞涼冷氣,打發時間。夜晚再看看到哪兒聽歌跳舞。
 
 
天生貪玩 已為人母仍喜愛夜蒲
 
當了家庭主婦40多年的梅妹,未夠20歲就結婚在家相夫教子。她16、17歲做工廠妹,19歲經朋友介紹入職Disco做侍應。「天生鍾意玩,以前一收工就去聽歌跳舞,搵份工有得跳舞啱晒啦。」當時她在銅鑼灣有名的的士高打工,「叫『心戀』,樓下係餐廳食嘢,樓上係聽歌跳舞,一邊開工傳餐飲,一邊跳舞,感覺很爽。」
 
 
婚後當全職主婦,20幾歲女卻依然喜愛夜蒲。兩個小女兒晚上早睡,她便偕丈夫到夜場跳舞。尖沙咀、旺角和灣仔一帶皆是她的蒲點,「間間都去過喇,全部都係Disco聽歌跳舞咁樣。」
 
 
她夜夜狂歡還不心足,後來更帶上女兒去老少咸宜的酒樓吃飯,一邊聽着朱咪咪、黑妹等酒樓歌手唱歌,一邊抖抖腳、動着身子吃飯。「翠利華呀,新利晶呀,嗰啲都係餐廳酒樓,都係唱懷舊金曲,唱〈情花開〉、〈路邊的野花不要採〉、〈梅蘭梅蘭我愛你〉好好聽,可以跳舞囉。」
 

 
於菜街尋回昔日舞池
 
那是1980、90年代,香港娛樂場所最興旺的光景。梅妹從這些酒樓和夜場的常客,見證它們被時代淘汰,漸漸離場,自己的娛樂空間也愈縮愈小。如今她每逢周三便往佐敦一間名為「Bar City」的懷舊酒吧跳舞,有時更召來一班中年的觀塘街坊一同去夜蒲,「星期三女士之夜,收費較便宜,一百多元。但以前一百蚊都唔使呀。」還有油麻地一個小型西餐廳,有歌手駐唱懷舊金曲,也能讓她跳舞盡歡,但人均消費至少百元。
 
 
她本身不知菜街有什麼唱歌表演,三年前朋友帶她去獵奇玩玩,「點知一跳就上癮喇。」大概除了因為現場像她昔日勁舞狂歡的舞池,她說旺角菜街有種其他地方不可取締的熱鬧氣氛。她形容菜街歌者與觀眾是個大家庭,讓她認識志同道合的新朋友,散場結伴去食宵夜,亦讓她重遇多年不見的舊朋友。「我檔檔都識,嘉嘉、葉Sir、開心樂隊都係歌檔主理,畀我哋喺佢個檔度跳舞。」
 

 
自小愛扮靚:我不是大媽
 
在菜街一晚幾小時,她會在四五個歌檔跳舞,散場最後半小時必定去「開心樂隊」的歌檔支持,全因檔主一直對她有情有義。她說三年前初到菜街跳舞,不少歌檔見她一身打扮皆表現歧視厭棄,只有開心樂隊的林生說不要緊,讓她來跳舞。「林生個舊拍檔呀、啲街坊話我奇裝異服,唔歡迎我;之後仲衰,話我係大媽呀,我就要扮得更靚畀佢哋睇!」
 
 
她每次也悉心打扮才去跳舞。小時候母親已買來漂亮童裝和頭飾,為她梳頭扮靚。年輕時她電過箭豬型的Punk頭,後來留長髮依然要鬢辮梳髻。「無辦法,我由細到大都鍾意扮靚,
 
 
轉載新聞來源:香港01 (刊登日期:2018/07/31)
收藏文章

樂活社會台其他文章

855419867172